站内检索: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社会·高校·焦点 >> 高校 >> 浏览文章

120岁的北大离耶鲁究竟还有多远?

者:袁应笑

来源:木予的颜色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RbVYxtroRYj5KOUW1HlIaA 2018-04-25

 

【这几天,一枚珍贵的90后让北大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。从来清北无小事,在这一番的网络刷屏中,北大被全民聚焦。或许,聚焦并非坏事,每一次呐喊背后都意味着新的希望!很巧,在网上看到一篇北大校友的文章,原名为《北大和耶鲁差距有多大?》,文章不长,但字字珠玑,找来分享给大家,惟愿喧嚣之后能迎来理性之光,哪怕一丁点儿,也好!】 

1

我在美国留学的时间并不长,可是,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,我已经感受到了世界一流大学与我们北大的差距。

最直观的一个例子是校园。

耶鲁没有围墙——一个学校怎么可以没有围墙呢?我们北大不但有围墙,还有门禁,进进出出要查学生证,没学生证的要查身份证,免得有人背个炸药包来炸食堂——从而极大地保护了同学们的人身安全。

耶鲁的房子都老得不像话!

James Gamble Rogers在一个世纪前修的哥特式学院,过时得像欧洲中世纪的城堡,却仍立在那儿,一矗就是上百年,也不知道拆了重建,白白错失为纽黑文地区GDP做贡献的大好机会。

耶鲁整个校园总是天蓝草绿,鸟语清新。优美的校园环境,让耶鲁学生娇生惯养,一旦离家去国,身体便状况频出:去印度就腹泻,去拉美就痢疾,来北京就鼻塞鼻炎流鼻涕。

北大就很好!

在校园建设方面,北大彷佛是一手黑牌的甘宁,加一手方块的大乔——特能拆,拆得乐此不疲。一直在拆,一直在建,建完了拆,拆完又建。

我读本科的四年,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不绝于耳,漫天粉尘混夹着中关村的PM2.5——三伏天出门都不用涂防晒霜。

刚进学校时,南门附近在拆,未名湖北在建;

将要毕业时,理教在拆,未名湖北还在建;

去年我回学校,南门搞定了,理教盖完了,西南门的宿舍又被推倒,而未名湖北还在建……

如此常修常新,不但为京城的房地产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,而且极大地提高了北大同学对噪音和粉尘的抵抗力,培养了我北大学子在恶劣的环境中刻苦学习、迎难而上的顽强奋斗精神。

毕业以后,同学们无论是去艰苦的边疆,缺氧的青藏,还是去山西陕西的煤矿,都精神满满,身体倍儿棒。

2

说完校园,说说课堂。

耶鲁的课堂都小得不像话。许多课的学生都不超过十人,每位学生都必须在课上发言。我上过的人数最少的课,只有一个学生。

那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,我迈进人类学系的小红楼,怀着旁听的心情坐进一间窗明几净的大教室。等上课铃响了,发现只有一个人进来——老师;老师发现只有一个学生——我。老师和学生面面相觑了一会儿。

老师:“这课,你选吧?”

我:“我……”

老师:“这课,你选吧!”

我:“……”

于是,我就被迫选了!

这门课是亚洲考古学。

可是,一位教授怎么可以只给一个学生上课啊?只有一个学生的课堂,学生怎么睡觉,怎么开小差,怎么构思小说,怎么思考人生啊!

我摔!

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概率,它是百分之一百啊!

问题回答不出来时,旁边有同学提醒的概率,它是……

从此,一个学期,大眼瞪小眼,如坐针毡。这真是我这辈子上得最认真的一门课。

诚然,尽管,那段时间我的学术口语有了奇迹般的突飞猛进……

但是,一对一的教学,这是对教育资源的多么巨大的浪费啊!米国人民,难道你们有钱就可以如此任性吗?!

北大就很好。

我在北大上的四年课,除了“中华毽”这种神奇的体育课之外,基本上没有一门课出席人员少于四十人,考试时候经常上百人。

这种五十到两百人一起上的单边课堂,可以跷课,可以睡觉,可以看小说,可以打游戏,可以背GRE,可以思考哲学,还可以男女朋友坐在一起,没事抛两个秋波,你踢我一脚我摸你一下——除了繁殖后代,爱干什么干什么,这是一种多么可贵的自由啊! 

这样的上课方式为同学们提供了充足的个人发展空间,不追求个人发展的同学就吃饭睡觉打Dota,好好缓解经历九年义务教育外加三年高考磨砺之后的疲惫身心。

3

说完课堂,说说学术。

耶鲁对学术论文的要求严格得不像话。第一次拿到我那篇讲《尚书》里羲和的论文回馈时,二十页白纸上一片殷红,不知道的简直以为它不幸被拿去用作卫生用品。

老师的修改细致到不放过任何一个标点与任何一个脚注。不断有红色箭头指向页缘,写着这样的批注:

“关于古文学派,你知道什么?

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

郑玄真的是古文派的吗?不见得吧……

还是马融?谁属于这个学派?为什么?”

“难道我们没有郑玄之前的注释吗?

为什么不从更早的注释开始?

换句话说,我在要你考虑这一点:你不按时间顺序安排引用,究竟能有什么好处?”

“‘尽管《尧典》有神话色彩……’这主要是你的假设吧,我猜?”

“‘司天’的‘天’也许应该小写?如果是大写的Heaven,它就是一个拟人化的神。如果是一个拟人化的神,它就不可能被人类来‘司’吧?”

“孙星衍推测它等同于六卿,是基于《周礼》的说法。而《周礼》,你应该知道,是汉代的产物。”

…………

给跪!

你妹这白人的古文功底绝对比我强啊……

看着这没完没了的一大片批注,完全是想要撞墙的心情。

北大就很好。

论文交上去,老师打个八十八分,老师高兴我也高兴。然后,我们就高高兴兴回家过年了。

4

说完学术水准,说说师生关系。

耶鲁的老师与学生的邮件来往,多得不像话。就算你不发邮件,老师也会发许多许多邮件来骚扰你,多到你恨不得扔一半到回收箱里。

邮件内容包括:

下节课的阅读材料;

要你思考的问题;

可能的论文题目;

课上提的学者八卦,学术冷笑话;

最近学校的访客,无聊讲座;

邀请你去他家吃感恩节火鸡;

他要出差可能要麻烦你替他照顾他家的狗;

还有,最近他自己接受采访,发给你看看他的剪报……

给你发这么多邮件的老师,也许你会猜是负责学生工作的小青椒,可实际上,发邮件最多的那位老教授,已然七十岁高龄,在东亚圈子里相当有名气。可正是这样一位老师,时常我给她的邮件一按下发送键,就收到她的秒回——彷佛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开着邮箱,随时准备回学生邮件。作为才高望雅的老教授,这实在平易近人得缺乏威严。

北大就很好。

北大的老师很有师道威严,越有资历的越有威严。当然也有平易近人、缺乏威严的老师,非常认真地回复邮件;但总有老师从不回复邮件(也可能只是没回我的邮件)。不仅有不回邮件的,还有一下课,眼看学生过来问问题,拔腿就朝门外跑的……

通过不回邮件,不回答问题,不批改论文,他们在我心目中牢牢确立了高大威严的师道形象,让我记住,我这样小P民,是不配跟高高在上的老师有什么实质性交流的。

5

说完师生关系,说说社团。

耶鲁的社团乱得不像话。传说骷髅会,以前的入会仪式之一,就是去坟场里挖人祖坟。什么舞狮协会、冥想协会、藏传佛教促进会、乱七八糟的兄弟会、姐妹会,还有反动分子天天画各版本国家领导人上厕所的漫画。

这一点,自从我搬到伯克利以后,就越发严重了。每次美国在中东有什么动向,阿拉伯同学就游行,伊朗同学就抗议。每学期固定有一次研究生罢课,参不参加随意,但反正就是要罢课(老师照常上课,学生可以选择不来)。

东校门广场上每天都有一帮不好好读书只关心政治的学生:维护动物权益的、支持提高加州最低工资的、给学生会换届选举拉票的、传播基督教佛教喇嘛教的……

乱成一团,也没人管。

北大就很好。

北大头头是道,井井有条。所有社团和言论都受到长辈们的关心与呵护。如果你一时冲动,想要大家签名帮你搞什么促进民主的西学社,团委就会找你喝茶谈话,帮助你改邪归正……

耶鲁的创业基金,更是荒唐得不像话。我认识的林学院的同学,自己组了一个团队,拿着耶鲁几万美元的创业基金,干起了一个创业项目,就是卖……白菜。他们利用了纽黑文闲置的停车场屋顶,用来种……白菜。种出的白菜卖给当地的供货商,以此赚得从美国西部进口白菜的几美分差价。这个项目在一年后,取得了巨大的……失败——几万美元就这么着打了水漂!

北大就很好。

北大那500块到2万人民币不等的创业基金——虽然它看起来像是买白菜的钱,但是,它是绝对不会给卖白菜这种愚蠢的项目的!这笔一共约3万元人民币的创业基金,小心翼翼地分发给了生物技术之类的商业计划。剩下没有拿奖的同学,最后大多走上了为国家打工的道路。

创业这种无聊的事情,让清华和中传那种二流学校去做好了,我们一流学校的同学才不稀罕当老板呢!

我们喜欢打工……读博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