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检索: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名家讲坛·论著荐赏 >> 民主、法治与宪政 >> 浏览文章

柴静:马柳的“民主”

 

来源:http://toutiao.yzwb.net/a/181114001229741.html

 

       编者按:民主”,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(“富强、民主……”),但在中国人心目中,“民主”似乎有着一张“普洛透斯的脸”(a Protena Face),例如我们对“民主”的认识曾有这样的变化:“中国不能搞民主—>中国还不具备实行民主的条件—>中国现在已经是民主了”。下面这段视频及文字是2012年12月15日央视主持人柴静在她“个人的成长告白书”《看见》首发式上演讲实录的最后一部分。她实际上是讲述了一个故事,一些根本就不知道“民主”这两个字的老人们做出的一件事情,这个故事或事情给我们一个实践民主的启示:民主非常素朴而简单,就是“民当家作主”(注意这里是“民”,不是“人民”),我们用不着向外来的世界去刻意学习什么模式,我们也用不着刻意地与谁为敌,反对谁,我们只需要解开我们身上的束缚,成为独立的人,用我们自己最朴素的生活经验、体会、常识,我们就能创造和决定我们自己的生活。尽管这个生活并不完美,但是从今而后,我们将生活在我们自己亲手创建的世界之上。(“马柳乡”也许是另类“小岗村”,但两者的意义不可并论。)

    点击下图中的播放键播放(很报歉,因为系统老旧,现在画面较小)

 

 

柴静演讲原文

 

讲演的最后我想跟大家说一件事,是关于这本书的封面,这件事我还没有跟任何人说过。这本书的封面是陆智昌老师选择和设计的,当时征求我的意见时,我说我同意,但是我同意的理由我没有告诉他。这张照片是2006年《新闻调查》的同事陈威在重庆开县(2016年改为重庆市开州区)马柳乡采访的时候,拍下来的,我喜欢这张照片,是因为这背后的故事。

这个村子是开县最偏僻、最贫穷的山村之一,有700户人家,青壮年大多出外打工,留下的就是这些老人和孩子。当年农民的负担很重,都很穷,所以跟政府的冲突很多,有一次冲突很强烈,结果就是双方达成一个共识。政府说那以后就你们管你们自己的事务吧,然后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山村的路给修起来,路特别难修,曲里拐弯,要协调很多的关系和利益,政府想修想了五年都没有修成,说现在你们自己来吧。这个照片当中有一个老人,是这个村子里的生产队长,他来负责协调。他说,我有这么几个规矩,第一,人人都要发言,第二,不能骂人,第三不能光说怎么不行,要说怎么行。说完之后举手表决,85%都同意了就把这个纸摁上手印,贴在祠堂的门口,但是贴完之后,允许你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反悔,五天之内,你就把这个榜揭下来,再召集大家重新开一次会,重新表决,但有个条件,你得负责全村人误工的费用,免得你太任性,为所欲为。这张纸被揭下来过五次,每一次都重新开,最后的结果是还尊重原来的决议。钱花出去,路修好了,没有任何人闹事,也没有任何人上访,日子就这么平安地过下去。

 

 

 

所以每次看见这个照片的时候,我都在想,当年我们节目的名称叫“马柳的民主”,是说当时他们是中国基层民主做的最前卫的一个地方。实际上这些老人、孩子,他们很多都不识字,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民主这两个字,所以这件事给我的启示是:我们用不着向外来的世界去刻意学习什么模式,我们也用不着刻意地与谁为敌,反对谁,我们只需要解开我们身上的束缚,成为独立的人,用我们自己最朴素的生活经验、体会、常识,我们就能创造和决定我们自己的生活。尽管这个生活并不完美,但是从今而后,我们将生活在我们自己亲手创建的世界之上。

 

 

上一篇:西方民主宪政的七大要素 /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