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检索: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名家讲坛·论著荐赏 >> 浏览文章

龚柏华:从国际法角度谈“十月一日”的性质

作者:龚柏华(复旦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)

来源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sMwHYg-JI7O3dJRDxgYR8A

发表时间:2019年10月1日

 

阅读提示: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日子,与祖国的生日混同,在国际法上可能带来严重后果。(下面内容中的突出显示,为原文所有)

 

每年101日前后,都会看到不少庆祝祖国华诞的标语,耳边也会听到那首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的中国的歌。其实,101日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日子,是新政府诞生的日子,与祖国的生日不能等同。如果混同的话,在国际法上还可能带来严重后果。

祖国的意思是从祖先一直代代居住生活、自己也出生在那里的地方。英文为fatherlandhomeland。有时移居海外的人们称以前所居住生活的地方为祖国。但法律意义上,所加入国籍的国家才是其祖国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。

中国人讲的祖国即中国。这是历史人文地理概念。中国的历史至少五千年。我们可以祝福“祖国万岁”,但祖国不只是70

101日,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日子。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上是一个新政府的名称。今年(2019年)成立70周年。

因此,严格意义上说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是代表中国的政府,是取代“中华民国政府”的新政府。一般可以用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来代表中国。但中国(特别是祖国意义上的中国)不能等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。有一首著名的歌,歌颂共产党的,名字叫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》。这儿的“新”应该是从政权性质意义上来定义的,并非法律概念。

如果在国际场合,则一定要掌握好分寸。根据国际法,中国是国际法的唯一主体,在国际上不存在两个中国。1949101日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是代表中国的新政府,仅仅是改了国号,但中国仍然是中国。从国际法上讲,1949101日前后的中国是一个、是连续的,不存在新中国与旧中国之分。如果我们自认为1949101日成立的是新中国而不是新政府,这将默示承认有个旧中国的存在,这为台湾当局找到理由(可关注马英九教授在东吴大学讲座的论调),认为中华民国代表的原中国仍然存在,只不过现在又出现了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新中国”,这样客观上就存在了两个中国。

我们不承认“中华民国”政府在法律上的存在,即不承认两个政府,更不承认两个中国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对“中华民国”的取代和继承。在我国外交实践中,我们也是小心翼翼,1971年,我们是说恢复了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,而不是加入联合国。否则就会陷入两个中国的陷阱。1985年我们提出的恢复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的缔约国地位,简称复关,也是此道理。遗憾的是我们的一些政府官员仍然在说入关

顺便提一下,在讲WTO目前有164个成员时,切莫说164国家,否则台湾就成为一个国家了。

其实,在1949101日,是否要改国号也是有争议的。如果当初我们有些国际法的意识,不改国号,我们今天可以省去不少麻烦。我们只要坚持中国共产党政府就是中国的合法代表就可,不必在程序上或形式上去为称号而花费精力。后来复关入世”15年,我们走得是多么艰辛。实践上,有些地方是很难改的,如《联合国宪章》今天使用的仍然是中华民国,我们是要求改或不改?

我们不能将“祖国生日”与“特殊纪念日”混同。法国的国庆日是1789年攻占巴士底狱纪念日,德国的国庆日是1990103日国家统一纪念日,俄国国庆节是1991612日脱离苏联主权纪念日意大利国庆日是194662日废除君主制纪念日,英国国庆日是英国国王(女王)生日,他们都不是祖国生日,而是特殊纪念日。只有美国这样殖民地国家,才是国家诞生纪念日。中国从来都不是殖民地国家,最多是半殖民地国家,当然不存在国家诞生纪念日

因此,我们不要再误把国庆当作祖国的生日。

 

上一篇:制度的力量【不是人不行,是制度不行】 / 下一篇:没有了